周建波:上虞营商环境处于全国领先水平

【环球网 记者 高蓉杰】编者按:2020年是上虞“营商环境提升年”。上虞政府积极营造一流的营商环境,以市场化、法治化、国际化为导向,以打造浙江省一流营商环境为总体目标,继续锚定政策最优、成本最低、服务最好、办事最快目标,进一步激发市场主体活力和社会创造力。

在营造成本适宜的企业运营环境、开放包容的投资发展环境、高效透明的政务服务环境、充满活力的创新创业环境、公平公正的法治保障环境以及宜业宜居的生态人文环境方面,上虞区多措并举,涌现了一批成果。为促进上虞营商环境进一步优化,同时挖掘优化营商环境中的亮点以形成可供学习的案例,北大专家团对上虞进行了为期四天的考察。

在北京大学经济学院经济史学系主任、教授、博导周建波考察上虞后,环球网对周建波教授进行了专访。他对上虞政府为企业服务的意识、用科学技术力量优化政商关系、处理产业升级换代的方式等方面表示认可,评价称上虞营商环境处于全国领先水平,以下是专访实录。

环球网:这是您第几次来上虞?和上次来上虞相比,您感觉上虞发生了什么变化?如果是第一次来,请直接谈谈经此一行您对上虞区营商环境的印象。

周建波:这是我第一次来上虞,我觉得很震撼。

我调研过全国许多地方,发现政商关系是许多地方企业都非常关注的、头疼烦恼的问题。在上虞,我看到了一个不一样的政商关系案例,这是一个很好的样板。上虞优化营商环境的过程中有三个方面特别突出,这三个方面绝对走在全国前列。

第一个方面是政府的态度。

当地政府态度端正,做到了为人民服务、为企业服务,突出表现在“一网通”、“最多跑一次”。企业办卡办证等事项可通过“一网通”办理,群众办事“最多跑一次”,提高企业、群众的处理相关事务的效率,可以使企业发展得更好,也给群众提供了便利。

第二个方面是政府擅长用科学技术的力量优化政商关系。

比如,上虞有很多互联网的应用场景,互联网技术在上虞达到了十分普及的程度。上虞政府利用互联网的力量更大程度地降低了企业的运营成本,用科学技术的力量来改善优化相关服务。这是全国很多地方提高政商关系时需要努力的方向。

第三个方面体现在政府处理产业升级换代的事项上。

对于需要整治的行业,上虞政府没有实行“一刀切”,而是因企业而异、分层次处理。在处理化工产业的升级换代的事项时,上虞政府坚持“四个一批”,即淘汰出清一批、兼并重组一批、改造提升一批、培育发展一批。

并且,上虞政府邀请了许多业内专家设定改造提升的标准,再大的企业只要不符合标准也要关停退出,再小的企业只要符合标准就不需要关停退出,这能让企业觉到公平,整治过程得以平稳进行。孔子曰:“不患寡而患不均”。让企业感受到公平感,这是政商关系中特别重要的方面。

环球网:在这几天探访的过程中,您对上虞的哪个探访点印象最深?这个探访点有何特点或者是创新举措?在优化营商环境方面,产生了怎样的作用?

周建波:此次考查的很多地方都给我留下了深刻印象,其中最深印象刻的有两个探访点,一个是卧龙集团, 200%一个是便民服务中心的招投标大厅。

在此次考察卧龙集团的过程中,堵点了解了卧龙集团的全球并购史。作为中国企业的卧龙集团, 变奏曲不仅走上了全球并购的道路,而且并购的是有着百年历史、一流的国际企业,这是中华民族的荣耀,我为他们自豪。

很多年前,中国就有很多企业就开始走上全球并购的道路,但是并购之路坎坷。因为海外并购常常遇到文化冲突,而卧龙集团在处理这个问题时做得很好。中华民族特别强调“和而不同”、“包容”,卧龙集团用一个全球化的企业管理指标进行统一管理,同时兼顾本土化管理,做到了全球化和本土化的融合。另外,卧龙集团本身具有规模优势,所以它企业并购得很成功。

还有一个地方我印象很深,上虞便民服务中心里有个招投标现场。以前,招投标相关公司需要到现场进行招投标,而现在不需要到现场了,上虞“不见面”招投标可以在线直播开标过程;投标文件也不需要用纸打印出来,而是直接上传到上虞“不见面”招投标系统中。

从招投标现场可看出,上虞从多角度节省了交通成本等企业运营成本,而且减少了纸质垃圾有利于保护生态环境,这些都是优化营商环境的具体表现。

从改善政商关系的角度来看,这也给我们很多与之相关的启发。

第一,上虞优化营商环境的意识和降低企业成本的意识是强烈的、超前的。上虞招投标“不见面”的做法不是被今年疫情逼着实施的,而是上虞政府主动从2018年开始实行的。

第二,上虞政府用科学技术的力量,尽量避免了在政商关系中有可能出现的问题。比如,招投标所有资料用区块链等技术永久存档,构建了可溯源、查验、可追责监管的体系;用大数据技术,对每个项目进行串标围标分析。

环球网:您觉得上虞的营商环境在全国处于一个怎样的水平?有哪些措施是值得其他的区域进行借鉴的?

周建波:我觉得上虞的营商环境在全国处于领先水平,虽然不能说是全国第一,但敢说是全国营商环境最好的地区之一,在全球应该也是排在前列的。

上虞有以下三个突出方面值得其他地方借鉴。

第一,上虞政府有强烈的持续为人民服务、为企业服务的意识,很多国家或者地方的政府也有这种意识,一开始做得好,但时间久了又变成了一种官僚主义。

第二,上虞擅于用科学技术的力量来优化政商环境,打击各种不正之风。科学技术的力量是中华民族奋起的有效力量。

第三,上虞在产业结构升级换代时没有对企业“一刀切”。产业结构升级换代需要改造企业,上虞采取“因人而异、因地而异、因事而异”的方式,让企业在产业结构升级换代、行业整治时既看到了方向,也感受到了公平。

环球网:刚才您提到了上虞在优化营商环境过程中的许多优点,除此之外,您觉得上虞在什么方面有挖掘潜力、继续提升的空间?

周建波:上虞擅长运用互联网等科技的力量将企业办事等流程优化了,但从根本的来看,政府还要继续思考如何保障企业长期可持续发展。

我们看到上虞有些龙头企业是全球知名企业,这些企业的全球化意识、管理水平高。在上虞龙头企业的带动下,很多企业都有走向全球的目标。以前我们的企业可以向其他国家企业学习、模仿,而现在这种方式不太可取了,现在我们企业更多地靠自主创新来发展,但自主创新并不容易。

这就对上虞的干部提出了更高要求,他们需要思考如何促进企业自主创新、如何帮助企业长期可持续发展。

环球网:中国各省份的经济发展水平呈现出“东高西低”的局面,而营商环境呈现出“南高北低”的局面。您认为为什么会产生这种差距?如何才能缩小这种差距?

周建波:黑格尔说过“存在的必合理,合理的必存在”,我认为经济发展水平差距是由工业发展水平差距导致的。工业水平越高,就越要全球竞争,竞争越激烈,就越关心顾客、关注上下游产业。以前,中西部企业工业化程度不高,传统农业占比更高。农业靠天吃饭,自己生产自己消费,便没有关注外界的强烈意识。工业化冲突越高越关注外界,工业化冲突越低越不关注外界,也就造成了经济发展水平“东高西低”的局面。

如何缩小这种差距呢?客观上来讲靠交通。过去亚欧大陆的交通靠海上交通联系,而现在有了高铁就可以靠陆上交通联系了,这给中西部发展提供了更好的发展机会。中西部工业化水平提高了,而工业化提速发展进一步使中西部关注外界以促进自身发展,经济水平得以进一步快速提高,所以近年来中西经济增长速度普遍高于东部经济增长速度,中西部与东部的经济水平已经大幅度缩小了。

而现在营商环境的“南北差距”显著,现在北方有很多企业往南方迁移,这反映出南方发展机会多、营商环境好。造成这种营商环境“南北差距”的原因之一是政府在对待矛盾的解决方式上有差异。

南方、北方现在都在进行产业升级换代,南方产业升级换代是“分层次”进行升级换代的,比如上虞就是这么做的;而北方有些地方关停企业方式不当,使企业丧失信心。北方企业遇到这种情况就往南方迁移,企业的迁移带动了资本的迁移,长此以往将造成“南高北低”的局面。我觉得,将来东西部经济差异将越来越小,如果在产业升级换代等方面的一些做法没有改良,南方与北方营商环境的差距将拉大,经济发展水平差距也将拉大。如果改善解决矛盾的方式,南北营商环境间的差距可以缩小。